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糙米减肥 >> 正文

【天涯“又宁三草杯”征文】爱情常青歌(诗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一声春雷响震天,

中国诞生新政权,

人民当家做了主,

古老神州沧桑变,

万众跟着共产党,

恢复经济搞生产。

公元一九五七年,

中华大地阳光灿,

祖国工业跨骏马,

钢铁基地建武汉,

建设大军齐汇聚,

披荆斩棘战青山。

秋日枫叶红满天,

桂树飘香菊花鲜,

一排大雁头顶飞,

一列火车跑得欢,

朝披北国清霜露,

暮穿广阔大中原,

跋山涉水疾如风,

奔向黄鹤古楼边。

一对学生车上坐,

有说有笑很自然;

男的名叫李潇童,

女的芳名王淑娴;

建筑学院毕业生,

同乡同届又同班;

两人学习都优秀,

各门成绩都拔尖;

男的公推当班长,

年纪轻轻是党员;

女的学习当委员,

毕业设计列前三。

学校分配填志愿,

别人填近不填远;

都想留在父母旁,

时刻都有保护伞。

俩人不愧党团员,

艰难困苦冲在前;

千里迢迢不怕遥,

奔赴钢铁第一线。

次日晚上十一点,

火车抵达武汉站;

一股热气扑面来,

好像到了火焰山;

汗流夹背喘气短,

三大火炉不虚传。

公司领导来接见,

食堂里面吃夜餐。

隔日分配名单宣,

学生变成新职员。

潇童分在一工地,

锻炼实习第一线;

淑娴留在教育科,

职工夜校当教员。

走向岗位心里甜,

两人个个笑开颜。

(二)

中央号召春雷响,

钢铁元帅要升帐;

只争朝夕抢时间,

超英赶美雄心壮。

一江春水向东流,

梦魂牵绕黄鹤楼;

青山岗上红旗扬,

布满天兵和天将;

公司组织突击队,

夜战高炉工期抢;

青年男女三十多,

潇童受命当队长;

淑娴编在后勤组,

专供材料和给养。

五色彩旗迎风飘,

电缆沟里摆战场;

你追我赶不相让,

个个都想当闯将。

哪管沟内空气闷,

哪管汗透湿衣裳;

哪管星星挤眉眼,

哪管月亮凝目望;

披星戴月战犹酣,

钢筋模板往上长;

金鸡啼叫东方亮,

浇灌混凝土百方。

领导亲自来慰问,

授旗一面寄希望:

潇童青年突击队,

七个大字闪金光。

全队成员表决心,

歼灭战中树榜样;

哪里困难哪里闯,

叱咤风云誉武钢。

(三)

火红年代火红心,

烈火才能炼真金。

工地是个大学校,

什么东西都学到;

工地是个大家庭,

有苦有乐有爱情。

潇童是个美少年,

一表人才耀人眼;

身材魁梧一米八,

篮球场上更潇洒;

诗词歌赋写文章,

吹拉弹唱都在行;

工作劳动都积极,

吃苦耐劳数第一;

参加工作刚一年,

就评先进当模范。

男娃羡慕另眼看,

姑娘青睐心暗恋;

队里女生两三个,

个个对他都温和;

有的给他带美食,

有的向他学诗歌;

有的邀他看电影,

有的请他家做客。

年底公司开大会,

表彰先进生产者;

潇童事迹最突出,

青年标兵名显赫;

大会发言震人心,

铿锵有力合韵辙。

有个姑娘叫刘芳,

感动流泪春心漾;

会后寄来一封信,

发信地址注内详。

潇童打开信封看,

又喜又惊冒大汗;

那个时代还封建,

哪有女的追求男?

尽管女娃连续攻,

潇童仍是稳如钟;

心有所属睡不着,

摘花就摘这一朵;

她是同学王淑娴,

一花压倒百花鲜;

今生今世要结缘,

不到长城非好汉!

再说美女王淑娴,

优越条件不一般;

身高一米六有五,

一根长辫甩后肩;

稳重矜持端庄秀,

面如桃花瓜子圆;

一对眼睛会说话,

看你两眼把魂牵。

如此娇娥谁不羡?

求爱男生一大串;

离得远的写密信,

离得近的围着转;

淑娴稳坐钓鱼台,

不到吉时不收杆;

白马王子一出现,

才子佳人把手牵!

潇童文雅又腼腆,

心里有爱不敢言;

求助一位老大姐,

秘密传书当鸿雁。

一封情信烈似火,

淑娴心喜又为难;

喜的正是意中人,

难的隐情不好言;

反复琢磨没主见,

遇到潇童就躲闪。

小李感到很纳闷,

是否心里没有咱?

一连过了十几天,

潇童寝食都不安。

突然一天阴转晴,

淑娴满面带春风;

俏俏递给一句话,

晚上会面柳树下;

潇童一听乐疯癫,

终于等到这一天;

当晚月亮大又圆,

柳树摇曳舞得欢;

帅男靓女对面站,

一股暖流通心间;

谁也没拉谁的手,

谁也没靠谁的肩;

“你的才华我知道,

你的人品我喜欢;

只是家里弟妹多,

全靠父亲来负担;

俺在家里是老大,

义不容辞要分担;

咱们互相多了解,

结婚要等四五年!”

“你的孝心真动人,

儿女就该要感恩;

只要我们心相印,

等它十年不要紧!”

“我的意见不声张,

公开场合少来往;

只要心中有对方,

还怕等的日子长?”

“你的想法我同意,

不声不响不着急;

偷偷浇水暗施肥,

瓜熟蒂落更甜蜜!”

二人密约定下来,

潜伏恋爱即展开;

平时见面没两样,

传递感情靠眼光;

食堂吃饭各一桌,

互相装得没看着;

看电影要分开走,

灯黑座位再碰头;

周末同事回家中,

单身宿舍冷清清;

一曲笛声悠扬起,

夜深人静响碧空;

阿哥阿妹情意长,

芦笙恋歌沁心房;

美丽九九艳阳天,

哥哥爱上小英莲;

漓江山水唱情歌,

三姐爱上阿牛哥;

笛声阵阵惹人醉,

淑娴哪里能入睡?

急忙赶到柳荫下,

潇童紧抱不说话;

天上星星偷偷笑,

两人热吻心乱跳;

嫦娥急忙低头望,

谁家情侣秀鸳鸯?

地下恋爱几年多,

神不知来鬼不觉;

领导主动来介绍,

同事忙着给搭桥:

“你们两人最般配,

郎才女貌是一对”;

两人摇头笑开言:

“我们现在不想谈;

年纪轻轻多奋发,

事业有成再成家。”

自己说罢心里笑,

咱的事儿咱知道!

五八年,战鼓敲,

钢铁生产掀高潮;

文化生活面貌变,

公司组织大汇演;

潇童乐队吹竹笛,

清脆悠扬众人迷;

淑娴表演小合唱,

台风歌声都漂亮;

节目同时获第一,

领导高兴自己喜;

公司组织文工团,

两人选去做骨干;

潇童乐队吹长笛,

淑娴合唱兼演戏;

一台节目震钢城,

领导职工都欢迎;

民众乐园亮亮相,

慰问省府大礼堂;

电视台里去录音,

娱乐频道来播放。

潇童淑娴心欢喜,

爱情也想升升级;

周日来到蛇山头,

寻游仙迹黄鹤楼;

一条长虹飞两岸,

武汉三镇连一线;

滚滚长江千帆飘,

两岸风光很妖娆;

烟花三月怀古楼,

名人诗词记心头;

古迹面前心澎湃,

一股热流涌胸怀;

相机咔嚓弧光闪,

恋人合影定情缘;

千金难买订婚照,

潇童乐得直蹦跳;

从此吃了定心丸,

只等结婚行大典。

(四)

革命好似一条船,

千山万水永向前;

穿山越岭都不怕,

险滩暗流踩脚下。

时光到了六二年,

国家暂时遇困难;

自然灾害无法免,

地里庄稼大减产;

全国人民抱一团,

齐心协力渡难关。

粮食不够瓜菜代,

副业生产搞起来。

一寸光阴一寸金,

青春年华不等人;

男大当婚女当嫁,

潇童淑娴要成家;

五年恋爱结硕果,

两人乐得没法说;

经济困难咱不怕,

爱情不靠钱砝码;

两床被子一张床,

十个平米做新房;

半条香烟一斤糖,

杯杯清茶递手上;

领导同事络不断,

祝福满堂送吉言;

婚礼热闹又简单,

裸婚堪称是模范。

人逢喜事精神爽,

工作生活变模样;

潇童调到宣传部,

多才多艺有用处;

编写厂史投稿件,

报上文章经常见;

深入基层抓典型,

先进劳模树样板;

天天忙碌不得闲,

周末还把舞会办。

淑娴女中是闯将,

工地一线当工长;

领导工人一大帮,

哪里困难哪里上;

支柱子,筑大梁,

深坑作业挖土方;

工段月月评先进,

半年之后入了党。

夫妻工作拼命干,

家庭生活也美满;

一年之后生儿男,

起名就叫李江南;

一家三口喜洋洋,

日子过得像蜜糖。

(五)

世界风云多变幻,

中央领导有远见;

备战备荒为人民,

三线建设要抓紧;

攀枝花如不建好,

主席没法睡好觉。

党的号召一声唤,

千军万马下西南;

精兵强将挑又拣,

轻装才能上前线。

潇童淑娴打前站,

倍觉骄傲和欣然;

一岁儿子送老家,

托付老人来照看;

依依辞别黄鹤楼,

跋山涉水奔蜀州;

不毛之地战荒凉,

金沙江畔建钢厂;

三块石头支口锅,

帐篷搭在山窝窝;

干打垒屋胜洋房,

冬天暖和夏天凉;

天当被来地当床,

喝水就找金沙江;

人排长龙到江边,

一盆一盆往上端;

滴水如油很金贵,

精打细算不浪费;

早晨洗脸晚洗脚,

完了再把菜地浇。

那时交通不方便,

生活物资难进山;

一个鸡蛋二角五,

价钱贵得离了谱;

每月工资四十多,

两百鸡蛋买不着。

别看生活很艰苦,

干活个个像猛虎;

冶建工人志气大,

手推小车走天下;

肩扛人抬铁锹挖,

土法干起现代化。

潇童淑娴壮志稠,

样样工作都带头;

一间土屋一张床,

吃饭就靠大食堂;

义务劳动常参加,

干部工人是一家。

潇童提拔当领导,

淑娴家务自己包;

十月怀胎辛苦大,

夫妻迎接第二娃;

千盼万盼想姑娘,

生下还是小和尚;

不遗憾来不惆怅,

男孩女孩都一样。

女是爹娘小棉袄,

儿是家里金元宝。

风风雨雨整十年,

一座钢城立深山;

自己设计自己建,

自力更生树典范;

微雕工厂攀枝花,

西南高原绽奇葩。

(六)

山不转来水要转,

十年征西又回还;

火车蜿蜒越秦岭,

轮船险渡三峡关;

大军会战一米七,

重摆战场青山甸;

两口分批随军到,

家就安在盐湖边;

一间简房砌红砖,

墙透风来顶露天;

晚上耗子满地窜,

还与孩子争饼干。

环境艰苦不觉苦,

潇童淑娴很知足;

夫妻二人把班上,

儿子双双进学堂;

大人都上光荣榜,

孩子奖状贴满墙;

白天工作学习狂,

傍晚副业种菜忙;

房前房后开荒地,

掏粪就到猪圈里;

两个儿子干劲高,

你浇水来我锄草;

春风化雨夏日暖,

蔬菜越长越稀罕;

丝瓜长得二尺长,

豆角串串挂架上;

辣椒番茄绿红装,

茄子都穿紫衣裳;

房屋门前支炉灶,

现摘蔬菜现来炒;

味道鲜美喷喷香,

远远超过大食堂。

日月如梭快四年,

进口设备全投产;

优质钢板堆如山;

厂兴人旺心里甜。

(七)

三中全会闪金光,

高瞻远瞩指航向;

改革开放强国邦,

宝山要建大钢厂;

祖国建设一盘棋,

精锐部队要聚集。

野战大军最听话,

党叫干啥就干啥;

共产党员是块砖,

哪里需要哪里搬;

再次辞别黄鹤楼,

长驱直奔吴淞口;

练祁河水哗哗响,

欢迎大军进现场。

古老土地不一般,

革命前辈鲜血染;

抗英名将陈化成,

狮子林旁捐躯灵;

惊天动地八一三,

抗击日寇在江边;

姚子青营最英雄,

五百将士化长虹;

先烈足迹我们走,

决战决胜八五九;(注)

一号高炉投了产,

全国庆祝万民欢;

潇童淑娴干劲大,

投入二期建热轧。

突然灾难从天降,

淑娴健康出状况;

一纸验单让人骇,

淑娴患了淋巴癌;

名家医院都跑遍,

结论一致无改变;

淋巴系统国防线,

出了问题最麻烦;

医生说法吓出汗,

最多只能活半年;

紧急住进市医院,

专家会诊定方案;

手术开刀放化疗,

三道关口要闯好。

潇童急的团团转,

每天下班跑去看;

来回路程六十里,

公共汽车拼命挤;

自己做的甲鱼汤,

味道鲜美有营养;

各种水果不嫌贵,

只要淑娴有口味。

淑娴态度很乐观,

战胜病魔意志坚;

穿刺打针手术刀,

从来不把眼泪掉;

呕吐疼痛都不怕,

还给病友讲笑话;

整个病房气氛变,

咳声叹气再不见。

不弃不离好夫妻,

忠贞爱情感天地;

综合治疗创奇迹,

癌魔投降举白旗;

潇童淑娴心欢喜,

医生护士都满意;

出院那天最热闹,

病友欢送放鞭炮。

淑娴出院不休闲,

一月过后就上班;

每天坚持早锻炼,

练刀练剑太极拳;

带着学生几十个,

大家称她好教练;

春夏秋冬不间断,

身体越来越康健;

学习精神更旺盛,

二次青春惊人寰;

电脑打字发邮件,

微信圈里聊聊天;

老年大学学工艺,

心灵手巧有创意;

丝网花卉彩缤纷,

栩栩如生假乱真;

串珠艺品件件宝,

十二生肖妙唯俏;

内外友人争相要,

记者采访上了报。

老有所乐有人缘,

平平安安三十年;

病友上门取经验

抗癌明星美名传。

(八)

时光流逝快如箭,

转眼早过古稀年。

天有不测风云变,

人有旦夕降祸端;

哪知癌魔二进宫,

换种花样找淑娴;

原发病灶在乳房,

眼看肿块长的欢;

全家老少都着急,

不知如何来处理;

淑娴年过七十六,

放疗化疗咋承受?

保守疗法看中医,

又怕扩散癌转移。

看到大家很为难,

淑娴微笑开了言:

癌症是只纸老虎,

咱们对它不打怵;

大江大河都过过,

还怕这个小漩涡。

一看淑娴信心大,

家人包袱全放下;

下午进入手术间,

医生护士动刀剪;

化疗放疗紧跟上,

打针吃药兼照光。

淑娴抗癌斗志坚,

潇童当好后援团;

好菜好肉挑着买,

笨手笨脚学做饭;

儿子咨询大医院,

媳妇买药送保健;

三草冲剂经常喝,

多吃蜂蜜纽薇兰;

朋友探望络不断,

亲戚八方来支援;

爱情亲情友情暖,

淑娴又过鬼门关;

保健康复闲不住,

家庭主妇又掌权。

苦尽甘来天伦乐,

日子越过越舒坦;

儿孙成才媳妇贤,

三世同堂寿延年。

(九)

爱情好似一幅画,

好看难看自己画;

爱情好似一首歌,

唱好唱坏靠自个;

爱情好似一本书,

一步一印是字符;

夫妻犹如同林鸟,

狂风暴雨不离巢;

夫妻犹如长命锁,

锁住你来锁住我;

夫妻犹如并蒂莲,

同根同心度流年;

夫妻犹如情人礁,

海枯石烂不动摇;

夫妻犹如日月光,

天长地久同发亮。

爱情美好靠经营,

相濡以沫情才浓;

患难夫妻老来伴,

世上原配金不换。

恩恩爱爱五十年,

换来金婚无冕冠;

潇童淑娴老来俏,

二人补个婚纱照;

今生不会再遗憾,

白头偕老到百年。

恋爱福地不能忘,

日日夜夜都向往;

坐上高铁去旅行,

日夜兼程奔江城;

武昌古镇蛇山头,

重新建起黄鹤楼;

千年黄鹤又回还,

游客人海又人山;

夫妻二人拾阶上,

跟着同学一大帮;

年近耄耋精神爽,

满头白发闪银光;

众人登到楼顶上,

极目楚天放眼望;

一桥飞架咏千秋,

万里长江天际流;

龟蛇二山手拉手,

桃红柳绿鹦鹉洲;

触景生情感慨稠,

潇童朗诵诗一首:

“暮年重游黄鹤楼,

景存物易江悠悠。

昔日双双桃花面,

而今伉俪皆白头。”

注:“八五九”即1985年9月,为宝钢一期工程投产期。

聊城癫痫病医院排名
患癫痫病的人吃什么
最好的羊癫疯中医院

友情链接:

视人如伤网 | 燃气烤鸡炉 | 郭敬明和姚明 | 淘宝店铺上传宝贝 | 太原钢管舞 | 余额宝信用卡充值 | 钦州住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