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郭敬明和姚明 >> 正文

【菊韵】天凉好个秋(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徐徐

刚过九月,北方的天气就开始转凉了。

一连几天,徐徐晚上总是睡不安稳。心里有事,可又不能对老婆孙妹讲。因为他知道,孙妹那脾气,从来总是不依不饶,哪怕是芝麻绿豆大点事。这件事,已经瞒天过海整整二十年了。如果她知道了,那非把家里的屋顶掀翻了不可。

可是这件事,非得跟某个人讲一讲。二十年了,一直闷在心里,再不把它说出来,它会爆炸的。再说,如果万一自己哪天遇上不幸,比如最近柳州发生的邮包爆炸事件,那不是永远没有第三者知道事件的真相。

跟谁讲呢?单位老贾?不行不行,他这人,是大炮型的,就他那张嘴,平时死人都能说成走路的。若是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就等于荷塘城里三分之一的人都知道。

同学小路?也不行。听说最近他和媳妇在闹矛盾,倘若他听了那件事,还不等于火上浇油,加速他们夫妻的分手。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这种缺德的事,我徐某人从来不会干。

秘书余小红?也不行。再说,她一个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看得出心里多少对我这个办公室主任有点崇拜。这事要一讲,那我徐主任在这美少女心目中的美好形象就会毁于一旦。

门卫老沈?嗯,还行。这老头在单位干了四十年,听说以前当过某任局长的司机。据平时观察,他总是默不作声,逢人就笑,决不是那种爱嚼舌根之辈。不行,还是不行,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总有一两个知心朋友,万一他和其中的一个人讲了,这个人又在晚上枕边讲给他老婆听,他老婆又讲给她的闺密听……

虽然没有睡好,但是每天上班,徐徐还是表现得精神抖擞。因为何局长是新来的,上任的头三把火还没开始烧,徐徐可不想惹火烧身。

早上七点半,徐徐吃完老婆煮的早餐绿豆稀饭加馒头,感觉浑身又有使不完的劲。昨晚和老婆缠绵了大半夜,早上的馒头吃起来特别香,比平时多吃了半个。他把七岁的儿子徐松送过马路,马路的对面就是第四小学,离家特别近,然后正要调头往荷花西路单位的方向走,电话响了。

一看是新任何局长的电话,他心里有些紧张,不知道一大早找自己,是好事还是坏事。

“何局长,早上好!我是小徐,您找我有事?”

当然论年纪,徐徐比何局长要大两岁,但在称呼上,下级对上级,当然要加个“小”字,总不能自称“老徐”吧。

“啊,徐主任,事发突然,你今天不用来单位,直接打车去机场。秘书小红已经帮你买好去厦门的机票。具体事情,暂时保密,等你下飞机后,就会收到我的短信。一切照我吩咐的办就行了!”

徐徐还来不及说“好的,我知道了”,何局长就挂了电话。

接完电话,徐徐有点吃惊,也有些兴奋。

吃惊的是一大早的突然要出差,老婆和儿子还一点也不知道,再说马上就去机场,难道连几件换洗的衣服、锑须刀、充电器等这些出差必备的东西,也不能带?喜的是,自己好久没出过远门了,屈指一算,整整二十年了。还是二十年前,去过北方的那座城市,留下了一段终身难忘的记忆,也因此留下了自己不能公开的思念和悔恨。

如今,总算又有出差的机会了!不管时间长短(他隐约觉得:这次外出的时间一定短不了!)。昨晚,他看了电视,中央工作组的人又在南方某市揪出了一批贪官,从上至下有六十多人。当时,他在心里为习大大鼓掌!抓得好呀!贪官一日不除,老百姓如何能过上更加平等幸福的生活?

看来情况不妙,因为何局长是从厦门调到荷塘市来的,难道,之前他在厦门当的是大官?他来荷塘这座不起眼的小城,是为了避难?果真如此,那自己这次出差的任务,就非常重要!何局长初来乍到,平时和自己也没什么深交,竟然敢把这么秘密的事交给自己,他一下子有些想不通。他只记得偶然有一次,何局长看过自己压在办公桌玻璃板底下的一张全家福照片,那是一家三口在荷塘市儿童公园拍的。当时何局长问了一下老婆的名字,还夸了一句“你小子艳福不浅,太太长得很漂亮!”

时间紧迫,徐徐来不及多想,先给老婆孙妹打了电话,然后拦截一辆的士直奔机场。

二、孙妹

孙妹接完丈夫徐徐的电话,有些莫明其妙。想想昨晚,这死鬼虽然一大把年纪,还能真刀真枪地实干,她心里多少有些安慰。她心想,书上说的也不全对,说什么那方面男人四十是微软,简直瞎扯。原想今晚再对这家伙温柔些,让他再卖点力,没想到他竟然要出差厦门。难道?真的是他的上司局长何光这家伙玩的鬼把戏?

一连几天,孙妹早就觉察到老公徐徐睡觉不踏实,昨晚自己主动要求过性生活,其实除了是解决性饥渴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想让老公辛苦劳动后能呼呼大睡。只要他睡得死死的,那自己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情形,也就不会被他轻易地发现了。

真是冤家路窄。三十二年前,孙妹毕业于厦门某大学,当时,她是系里的校花。而何光,是学生会的宣传干事,不但文章写得好,更是写得一手好字,还能绘画,又会吹拉弹唱,当时迷倒了一大批青春少女。孙妹,只是暗恋者其中之一。

四年大学都快毕业了,孙妹与何光之间并没有发生任何故事,谁知,就在毕业晚会的前夕,孙妹因为参加了一个话剧,每晚必须与何光同台排练。是孙妹有如天籁般的歌喉一下子吸引了何光。于是,原本不该有的故事却又有了新的突破。

孙妹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无人的深夜两点多,等参加排演的其他同学全部走了之后,色胆包天的何光一下子抱住了孙妹。孙妹当时脑子里明明想要挣扎,可是不知为什么浑身没有一丝儿力气,心跳反而在加快,耳根发热,脸颊发红。她明显地感觉到,何光的舌头如蛇一般钻进了她的嘴里,那种湿润中带有男子汉特有的味道一下子如电流般击中了自己,慢慢的,她变得全身亢奋起来。于是,两捆干柴,在不用火柴的情况下开始自燃了。

第二天,孙妹主动宣布退出了演出,并且拒绝和何光再见面。其实,当时她的心理是极其矛盾的。有了一次亲密接触之后,唤醒了少女的某种欲望,她渴望见他,哪怕立即嫁给他也愿意。可是,她的理智又在告诫自己:何光这家伙是在玩弄她,因为她知道,学校里和他上过床的女生数不胜数。这种男人,只能把他当作人生青春驿站的一道流动的风景,可以远远地站在一旁静静地欣赏,甚至可以走近抚摸,但决不可将他带回家或是选他作为自己的终身伴侣。

不管当年这样的决定,是对还是错,原本孙妹认为,这辈子,她与何光的秘密,就这样埋在两个当事人的心里,决不会有第三者知道。

谁知,三十二年后,这个昔日曾经夺去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又鬼使神差般来到了自己生活的这座城市,并且还成为了自己老公徐徐的上司。现在,她要怎么办?如果某一天,这个当年自己曾经心动的男人对她发出约会的请求,是见还是不见?

也许,就算见了面,也认不得吧。因为从老公徐徐口中听来的,何局长是个光头。嘻嘻,想到这儿,孙妹觉得好笑。岁月不饶人,难道,当年那个有着一头黑发的小伙子,竟然掉光了头发?记得当年排练室的那晚,何光用尽力气脱光了她的衣服。毕竟是经历第一次,她疼痛中曾使劲地抓住何光的头发,等何光动作停下的时候,她的手里,竟然有他的一小撮长头发。

她问:你痛吗?

他说,“你傻呀,头发掉了痛什么,我是心痛你疼!可我箭在弦上,又不得不发,所以,只好得罪你了!”

何光说着,把孙妹搂抱在怀里,紧紧的,生怕她会飞走一样。那一刻,孙妹想着要与这个男孩天荒地老,一辈子在一起。可回到宿舍,她的理智又占了上风,立即想好了办法!

往事不堪回首。一切,还是向前看!当然,更要向钱看!眼下,为了儿子,为了这个家,孙妹觉得应该靠自己的力量做点什么。她早就向老公单位的人打听过,何光以前在厦门,当的是副书记,凭这家伙在官场的手段,一定贪了不少钱。如今,自己和老公的生活过得如此清苦,是该让何光做些补偿的时候了!一个女人,一生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当然是初夜!我孙妹要的并不多,只要六十万买一套房,等将来儿子大了要娶媳妇,没房是万万不能的。打定这个主意,孙妹准备趁这几天老公不在荷塘市,主动约何光见个面。

三、何光

徐徐到了厦门好几天了,可电话一起是关机的。身为局长何光,急得如热窝上的蚂蚁团团转。他妈的,徐徐你这家伙,电话关机,短信也不回,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飞机事故?没有听新闻里播哪儿有飞机失事的消息啊。手机没电?也该到了宾馆想办法打个电话给我呀。想想那张卡里的三百万不是小数目,一旦工作组的同志查到同事江一水的头上,自己就完蛋了!

对,先给徐徐的老婆孙妹打电话!看在过去老同学的份上,而且还有那层特殊的关系,她是不可能见死不救的。事成之后,我会买一套市值七十万以上的房子送给她!

对,还是先给老同事江一水打电话,让他先稳住,不要轻易说实话,并告诉他,我派出的人马上就会找他的。只要转移那张银行卡,一切就平安了!

奇怪,孙妹的电话打通了没人接!难道这女人认为是陌生人的骚扰电话,故意不听?哎哟,我的姑奶奶,到了这节骨眼上,你就发发慈悲,快点听吧——

什么?江一水的电话也关机!他娘的,什么酒肉朋友!过去老子有钱,天天大哥大哥的叫,如今老子一有事,撤得比鬼子还快。哼,他妈的你小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已经将你的住址发给徐徐了!

对了,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只愿老天保佑,徐徐这家伙能不辱使命,顺利完成任务。只要他帮了自己这次大忙,我不会亏待他的。只要他老婆提条件,我何光说话算话,一律满足!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要全力赴在工作上面,要对局里的每个人,包括门卫老沈,秘书小红,都要像亲人一般对待。对,明晚,约大家去乡下的酒楼吃顿饭,市里不准大吃大喝,乡里的农家小院,纪检部门是不会留意的。听说门卫老沈的腰肌劳损很严重,就送他一瓶泰国进口的药水;小红嘛,正值妙龄,当然是人生大事摆在第一位,给她介绍一个对象,要选一个重量级的小伙子(公务员、有房、有车这三条不能少)。对了,这事可以让孙妹帮忙,说媒牵线,向来是女人的强项。

哎,都怪自己生不逢时。若是早十年出生,就算当官贪的再多,只要不在要职,只要不得罪上面的人,都可平安无事。倒霉的是自己这次碰上了反腐运动,受到了牵连。当然,如果一切不是为了妹妹何若霜,自己根本就不必走上从政这条路。当个编辑、做个老师,甚至搞搞广告文案策划,凭自己的智商,一样能赚钱过上好的生活。

这十年赚的钱,全部给妹妹整容花掉了!可是不整容,就凭妹妹那张脸,她能苟活在这世上?如果,如果没有二十年前的北方C城宾馆的那场大火,妹妹若霜的命运,自己的命运,一切都会重新改写!只是,他一直没弄明白:妹妹那晚到底遇到的是哪个男人?是旧识还是偶遇之人?如果没有特别的理由,一向洁身自好的妹妹,又怎会为一个陌生男人投怀送抱呢?呸,这辈子,如果能让我找到那狗日的好色之徒,定要让他身首异处!!

这么多年,自己把妹妹留在厦门,留在自己身边养伤,为的是让她重新恢复容貌,重新拾起对生活的勇气!这次,我让徐徐一到厦门就去找我妹妹,为的是能够让妹妹出面,更容易找到江一水!因为,江一水曾经对我开口,想要娶我妹妹做妻子,我因为还没考虑好,一直没有答应!

想到这里,何光的下身竟然不由自主的起了反应。他这才记起,自己和老婆离婚已经快八个月了。这八个月里,因为忙工作,连想女人都没有时间。看来今夜,又要自己动手解决了!在这风头上,还是不去那些酒店为好,免得因小失大!不过,如果孙妹在自己旁边,把她搂在怀里的滋味,一定妙不可言!越是这样想,他就越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直至自己筋疲力尽浑然睡去。

四、余小红

徐主任出差有十三天了,怎么一个电话也不打给我,难道是在外面有了艳遇,把我余小红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不会的。我看上的徐主任,虽然人到中年,但他浑身散发着一种成熟男人的韵味。他的甲字脸型,还有他的眉毛,如一把利剑,非常有男子汉的风度。可是他一笑起来,那双眼睛直盯着我的胸部,里面分明臧有一把火!嘻嘻,到目前为止,我还是处女!我不知道,如果某一天被男人的那把火烧了,我会变成什么?会化为灰烬吗?哎,为什么我看上的男人,偏偏就结了婚,被别的女人捷足先登了哇?想想徐主任的老婆孙妹,年轻时一定非常的漂亮,听说学历也很高,他们两人的夫妻生活,一定会幸福吗?好像有人说过,婚姻就如穿鞋,舒服不舒服,只有脚趾头知道。可是,我将来的婚姻呢?会是一番什么光景?那个要陪我一辈子的男人呢?会是谁?他如今身在何方呢?人哪,若是能预测自己的未来,或是能提前预知自己的配偶是什么样子,该有多好啊!

脑瘤手术癫痫病发作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排名
癫痫的病因分类

友情链接:

视人如伤网 | 燃气烤鸡炉 | 郭敬明和姚明 | 淘宝店铺上传宝贝 | 太原钢管舞 | 余额宝信用卡充值 | 钦州住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