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黄渤台湾 >> 正文

【江南小说】燃烧的风景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我知道,我现在每天都来的这个地方叫学校,我到这里来每天都要上课。这里有很多和我一样叫学生的孩子们,他们或者比我大,或者比我小,按照年级的不同,我们被分在不同的教室,不一样的老师给我们上不一样的课。我不喜欢呆在教室里,教室里又闷又脏,而且每时每刻都吵吵嚷嚷的。更重要的是,我知道同学们都不喜欢我。他们都嫌弃我,嫌我脏,嫌我笨,而且,还经常欺负我。其实,我并不是真的脏,我整天脏兮兮的,完全不是我个人的意愿。我的座位经常被安排在最后边,一个人坐着,离垃圾箱特别近,同学们来扔垃圾的时候,有的同学会故意把要扔的垃圾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洒在我的身上,洒在我的桌子上。

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是教学楼后边的操场,那里有一个大大的垃圾堆,墙根处还有茂密而旺盛的草丛。我喜欢拿着一截棍子,在垃圾堆里拨来拨去,可这也不是因为我脏。我喜欢欣赏垃圾堆里那花花绿绿的食品袋,那些食品袋上面,都印着好看的图案,比课本上的要好看多了。那些食品袋里,残留着同学们没有吃完的食品残渣,有的甚至吃那么几口就扔掉了,多可惜啊!我还喜欢闻垃圾堆里撒发出来的混合的味道,伴着那些茂盛的草丛的清香,这要比教室的味道好闻多了。

刚开始的时候,每当我在垃圾堆忘乎所以,连上课都忘了的时候,老师还会派几名同学来找我,甚至把我强拉硬扯的拖回教室。特别是那个叫做方方的班长,领着后排几名大个子男生,不可一世的指挥着他们。老师也曾经苦口婆心的对我说过好多话,言下之意就是叫我乖乖呆在教室里,不能乱跑。但是,这些招数对我都没有太大的作用。最后,老师和同学们都习惯了我这样,同学们懒得找我,老师也懒得说我。相反的,如果我在教室里,同学们竟然好像不习惯了。老师有时实在被我气得不行,就会狠狠地收拾我一顿,然后咬牙切齿的说:“站到外边去!”这样也好,反正我不喜欢呆在教室里。

我在我喜欢的这片天地中,和一位年龄偏大的老师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这位老师经常来这里清理和焚烧垃圾,他一定是教书不好,被校长罚了。但他并不生气,整天笑眯眯的。刚开始,他老撵我,让我到教室去。我没有去教室,而是躲在墙角或者趁他不备钻进草丛中,偷偷的看他。但我不论躲在哪儿,都会被他发现。最后,他就叫我:“过来,军军。”

他原来知道我的名字呀,全校的老师可能都知道我的名字吧。对了,我知道了,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于是,我怯怯的走了过去,他就对我命令般的说:“你不去教室,就给我在这里捡垃圾,和我一块儿焚烧垃圾,我就叫你老师不批评你了。”

我就高兴地去拾近处或者远处的塑料袋或者纸屑,只要让我不去教室,我就高兴。然后扔在火上,看着这些垃圾熊熊燃烧,那又是一种不同的味道。而且,当火光照亮了草丛的时候,草丛还会闪着好看的光芒,我的身上也暖烘烘的。如果我有个照相机的话,我就把这美丽的风景照下来。照片上有熊熊燃烧的火,有金光闪闪的草丛,还有露出微笑的我,别提有多美了。如果拿给同学们去看的话,他们一定会羡慕死了,一定不会再笑话我了。一个年轻的老师过来了,看见了我和他一块儿干活,就笑着说:“赵老师,什么时候收了这么好的一个徒弟啊,我看你是要请客了。”

赵老师也笑着:“军军可是个好孩子呀,你们不让孩子去教室,我就教军军怎么劳动。你看,军军表现多好的。”

那个老师上完厕所出来,还在这里逗留了一会儿,欣赏着我和赵老师干活的情景。之后,赵老师说:“军军,你现在就是我徒弟了。”

我说:“这可是学校啊,都要叫老师的,我就叫你赵老师。”

赵老师笑着说:“哟,你还怪机灵的,知道学校里要叫老师啊。那行,你就叫我赵老师吧。”

我听着赵老师的表扬,高兴地笑着,一双眼睛定定的瞅着赵老师。这可是我第一次得到表扬啊,怎能不高兴呢?我当然聪明,我只是不愿意学习,不愿意去认书上那一个个让人头疼的方块字。但是我是很聪明的,连赵老师都这么说。

赵老师看着我说:“军军,赵老师给你说,以后不要这要盯着别人看,这样不好。”

我点了点头,不看赵老师了。

赵老师又说:“军军,快去拾塑料袋去,你看火都快灭了。”

听赵老师这么一说,我赶紧从兜里掏出打火机说:“老师,不怕,我有打火机的。”

“你哪来的打火机?”赵老师大惊小怪的样子,让我有点害怕。

“是我爸爸的。”

“小学生可不能拿打火机,是你爸爸的也不行。你爸爸知道不知道你拿了他的打火机,如果你爸爸不知道,你这样的行动就叫偷,知道不,军军?”

我点了点头说:“我没偷,是我爸爸把打火机放在桌子上了,忘了拿,我没有偷。”

“打火机给我,你不能拿,你随便点火会有危险的。”

我不想给,但赵老师看起来很坚决的样子,我就给了。把打火机给了赵老师以后我就想:现在,我身上还有一元钱,明天我一定买一个新的打火机,到这儿来焚烧垃圾。我是一个聪明的孩子,赵老师都这么说了,我一定会想办法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2)

第二天,赵老师来的时候,我已经把火点着了,开始焚烧垃圾了。赵老师问我:“军军,是你把火点着了。”

我“嗯”了一声。

赵老师说:“你又拿了你爸爸的打火机。”

“没有,是张庆把火点着的。”我连忙摇头否认,还撒了个慌。

但赵老师不信,要在我身上搜,我就跑了,跑到远处说:“我身上没有打火机。”

张庆和我是一个班的,也不好好学习。张庆坐在我的前面,但他有同桌,我没有。我去找张庆,他吃过我的一袋干吃面,一定会帮忙的。找到张庆,我就掏出打火机,说:“张庆,我给你个打火机,你不要说是我给你的,咱俩一起用。”

张庆接过打火机,装在身上,然后对我说:“军军,我如果买了干吃面,咱俩就一起吃。”

我看着张庆,笑了。我觉得我又干了一件聪明事,我就是一个聪明的学生。可我没想到的是,张庆一转身,就把我给告了。他先是给方方说了,方方就拿着打火机交给了班主任。然后,当我还在垃圾堆里自鸣得意的时候,方方就又领着几名同学找到了我,把我连拉带扯的带到了班主任跟前。班主任指着我的脑门说:“军军,你怎么越来越不像话了,竟敢把打火机带到学校里来,整天不进教室,把你弄得跟猪一样。你再继续这样,我就把你家长叫来,把你领回去算了。”

“是赵老师给我的,赵老师叫我在后面点垃圾。”我嗫嚅着说,我这样说就是想让班主任把打火机给我,没有别的意思。

“你说什么?”班主任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就又说了一遍,班主任听了,脾气更大了:“你竟然还学会了诬陷别人,我马上就去问你赵老师,一定把你的谎言戳破,看你还犟嘴不。”

最后,班主任踢了我一脚,说:“滚!”

我乐颠颠的走了,心里想,班主任怎么知道我撒谎?我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就这么聪明。

班主任还真会较真,竟然真的找到赵老师求证。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说我的,只是后来赵老师见到我,笑眯眯的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说:“军军啊,你还真是人小鬼大啊。”

我看着赵老师,一点也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根据他那种表情,我想赵老师肯定是在夸我。

这件事情本来就这样过去了,可最后因为我的一句玩笑话,又让这件事再起波澜。本来也没什么的,我不过就是在张庆面前说:“我叫我哥明天打你。”张庆竟然又把我告了。班主任认为这事很严重,把我叫了去大训一通:“军军,没想到,你不用心学习还倒罢了,竟然还和社会青年有来往。你这样的思想和行为已经完全不纯洁了,可以达到开除的地步。如果你说出你那个哥是谁,彻底交代清楚,我就会网开一面的。”

尽管我反反复复的对班主任说,我只有一个妹妹,没有哥哥。但班主任不信,最后,通过各种方式,叫来了我的爸爸。

我痛苦无奈的站在班主任办公室,聆听着爸爸和班主任赤裸裸的交谈。

“军军这孩子,不是念书的料,还装着一肚子坏心眼。我不知道你们家长是怎样教育孩子的,这样下去,这孩子就毁了。”班主任说。

“军军不是我的孩子,我是他后爸,他妈带他来的时候就这样。”爸爸说。

我知道我不是爸爸的亲儿子,妈妈都告诉我了。就是妈妈不告诉我,我也听到邻居们在闲谈中毫不避讳的当着我的面说我怎么样怎么样。

“既然这样,我无话可说。军军不好好学习还倒罢了,他影响其他同学,影响班级纪律,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一下,看看能不能把他送到那种特殊学校,军军需要特殊教育。”班主任继续说。

“老师,你说的这个我们曾经想过,但那种学校费用太高,我家的情况确实不允许。军军年龄还小,希望学校网开一面,让孩子念着吧,我和他妈妈会感激不尽的。”爸爸说。

然后爸爸回过头,严厉的盯着我看,我低下了头。爸爸说:“军军,以后不要再惹老师生气,如果下次再这样,学校就把你开除。”

我诚惶诚恐的点了点头。

“军军,你就跟你爸爸回去吧,学校不要你了。”我看到班主任给爸爸使了个眼色,但我不知道班主任的意思。我想,这大概是班主任催促爸爸领我回去的意思,所以,我忽然特别害怕,我就哭了。我哭着说:“不,我不回去,我要念书,我要上学。老师,我以后一定好好的,不干坏事了,也不点火了。”

“那行,我就再考验你一段时间,如果还有下次,就一定让你爸爸把你领回去。”班主任说。

我“嗯”了一声,然后看着爸爸,爸爸说:“你先到教室去,我跟你老师再说说话。”

我没有动,把眼光转向班主任。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这个我知道。

“那你就去吧。”班主任说。

听到班主任的话,我才退了出去,外面的阳光好灿烂啊,刺得人眼睛都痛。

(3)

没过几天,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其实这不怪我,我实在在教室呆不下去了,我连课本都没有了,书包空空如也。课本和本子总是跟我一样,在我的书包里呆不住。有的同学趁我不在,就撕我的书,然后叠成各种各样的玩具。有时候我也撕,因为我也特别喜欢同学们叠的那些东西。我记得有些撕下来的纸片还被我拿到垃圾堆那儿,为了点燃那些受了潮的垃圾。有时候,我还是想在教室里多待一会儿的,可是,同学们不停地给我找事,我没干的事都说是我干的。我想,如果我这样继续呆在教室里的话,班主任一定会更生气的。有的同学甚至骗我说:“军军,赵老师在后面叫你赶紧去呢。”

后来,我就认识了涛涛。涛涛比我大,已经快毕业了。涛涛得了一种怪病,动不动就会晕倒。记得有一回,涛涛在午饭后忽然晕倒,同学们都跑去看,我也去看了。当时的情景非常吓人,涛涛躺在地上,口里吐着白沫。有几个大点的同学在涛涛身上脸上一阵乱掐乱拧,涛涛一会儿就好点了。我没想到涛涛也看中了这块地方。刚开始,涛涛一个人坐在草丛中,不声不响的。我想和他说话,但我不敢去,就在不远处盯着他看。

一直到我在这里见到涛涛的第三天,那天,我依然在远处盯着他看的时候,涛涛给我招了招手。我笑了,笑着磨蹭到涛涛跟前,在他旁边学着他的样子,蹲了下来。涛涛在我头上轻轻地拍了一下,说:“小兄弟,以后有人欺负你的话,就告诉我。”

我说:“没有人欺负我。”

“没人欺负你,那你不好好呆在教室,跑这儿来干什么?”

“我不爱写字,不爱上课。那你呢?”

“我?嘿嘿,跟你一样呗。”涛涛看了看我,接着说:“同学们都瞧不起我,哼,我更瞧不起他们。”

“我知道,你叫涛涛。”我不想去想涛涛话里的意思,那样,太伤脑筋。

“我比你大,你应该叫我涛涛哥。”

“嗯,涛涛哥。”

涛涛在身上摸着,摸出了一根烟,接着又在身上摸打火机。我忙掏出我的打火机,给涛涛点烟。涛涛美美的吸了一口,吐完了口里的烟,回头盯着我看。然后,涛涛又在身上摸,又摸出一根烟,递给我。我没有接,对着烟摇了摇头说:“我不吃烟。”

“不吃烟你装个打火机干嘛?”涛涛不解。

我指了指小山一样的垃圾堆:“焚烧垃圾。”

“焚烧垃圾。嗯,焚烧这个词用的挺好。”

得到涛涛的表扬,我很高兴,我没有告诉涛涛“焚烧”这个词,其实是跟赵老师学的。

(4)

我跟涛涛的感情越来越深。

那一次,我领着涛涛去我们教室转了一圈。同学们看着我和涛涛亲热的样子,没有像往常一样,见我进了教室,都把自己桌子底下的废纸转移到我的桌子底下,又三五成群的对我指指戳戳的,直到我无法忍受犯错误,或者离开教室。可是今天,他们都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嫉妒的看着我和涛涛。后来,我时不时的听到一些胆子还算比较大的同学,在我背后念叨一个词语,好像叫什么狐假虎威。我不管这些,不就是个词语嘛。有些同学就仗着比我多认两个字,动不动就给别人起个外号什么的,就是没事干闲的慌。我有时会听到老师趴在窗子上对着教室里面不好好学习的同学说:“谁喊叫呢,没事干就和军军一块焚烧垃圾去。”

怎么样才能预防癫痫病
癫痫病怎么治比较好
哪些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

友情链接:

视人如伤网 | 燃气烤鸡炉 | 郭敬明和姚明 | 淘宝店铺上传宝贝 | 太原钢管舞 | 余额宝信用卡充值 | 钦州住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