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魔域星辰礼包 >> 正文

【笔尖◇暖】走出大山的女人(小说 征文)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初冬,北方的天气日渐寒冷。街道上行走的人群缩着脖子来去匆匆。来来往往的车辆急速行驶……

雨萌驾车行驶在回家的途中,突然接到天宇打来的电话。

“喂,傻丫头,你在那里?”

“哦,刚下班,在回家的路上。你别一口一个傻丫头地乱叫,不傻都快被你叫傻了。”

“哈哈!你别介意习惯了,小姑奶奶。”

雨萌像是捡了个大便宜,说道:“小姑奶奶,我爱听。呵呵!”

“死丫头,晚上我邀了几位朋友,你带铁子一起来,我们在一起聚聚。”

雨萌一本正经地对他说:“那让我猜一猜,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咬文嚼字的、满脑子生意经的、要不就是装腔作势官场上的人?”

“你少跟我贫嘴,有一个女人,我一直想引荐你们认识”。

“她是谁呀!”

“她是四川绵阳人”。

“她不会是一个土得掉渣的女土豪吧?

“雨萌,你别瞧不起农村人,你对生意人带有偏见。她是凭自己的魄力和胆识,把服装批发贸易做到了俄罗斯市场。连我都敬她几分。”

天宇见雨萌没有搭腔,接着又说:“你多接触她,就会真正了解生意人的艰辛,自然就会消除偏见。不是哥说你,你不是常抱怨铁子没本事,只能买二手车给你开吗?你不是常说等你有了钱,第一件事就是开办一家出版社,出版自己和自己喜欢的文学作品吗?这年头没有钱能办什么大事。我一心想帮帮你们,让安子到我公司,我给他安排个职位。安子总是推脱犹豫不决。我要帮你实现你的梦想,你还怕欠我的人情,总是委婉地拒绝。”

雨萌说:“出书,那只是我心中的一个梦想,你别信以为真。我可不想把自己辛辛苦苦写的东西放村头的茅厕里。呵呵!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好意。”

“雨萌,有一句话,你别不爱听。安子,由于从小受他父母小农意识的影响,做事瞻前顾后缩手缩脚,他死要面子活受罪。你想靠他发家难。你养尊处优惯了,吃不了苦。关键是你舍不得放下你的金饭碗,你也只能安逸现状,你受穷的命。”天宇在电话里毫不客气挤兑她。

雨萌怕他又要没完没了的数落自己,连忙打断他说:“你们有钱人,任性。我们没有钱人,认命。你!少罗嗦,快说,去哪家酒楼?”

“康德大酒楼。”

“哦,安子去不了,他晚上有个应酬。我准时过去。”她挂了电话,脚猛踩一下油门,车飕飕地向前驶去……

一路上她用右手拍击着方向盘,嘴里嘟囔着,男人有几个臭钱就臭显摆。你凭什么奚落我?以前你还不如我呢。难道我说错了吗?做买卖的有几个不是利欲心熏、见利忘义的人。

不然为什么人们常说,奸商、奸商、无奸不商。开二手车管你屁事?我,我可不是诅咒你,商场如战场,你可以一夜暴富,也可能一夜成穷光蛋。

不过也难怪天宇说她安逸现状不思进取,雨萌大学毕业后,通过考试录进了机关,分配在办公室综合科做文书兼党务工作。机关工作比较稳定,清闲的时候,喝喝茶,看看报,实在没有事可干了,练练书法写上几笔。这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工作,让许多人都羡慕不已。也让雨萌感到十二分的满足。

雨萌在办公室工作了十多年,先后换了几任领导,这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在雨萌看来这是领导干部正常流动。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领导升迁和自己没有丝毫关系。但去年科里提拔了一个论能力,论成绩,论资历,各方面都不如她,却成了她的顶头上司。最可恶的是不知深浅的新上司竟然对她指手画脚,这才让她心里感到不平衡。心想自己兢兢业业,埋头苦干,踏踏实实,工作十几年。还不如你一个小黄毛丫头?雨萌心里憋着一股怨气,哪还有心情工作。但她又不想为混个一官半职不惜一切巴结领导。

雨萌带着情绪回到家,气鼓鼓对老公发泄心中的闷气,老公劝慰她,老婆,你何必和这种人生气。凡事想开些,你不是一直淡泊名利吗?人不要有过多的贪念,有个健康身体比什么都好。

雨萌觉得老公说的有道理。人要知足常乐。她渐渐想开了,自我安慰自己,既然把名利看淡了,那就安下心工作,不然对不起自己所拿的薪水。

回到家,雨萌把早上的剩饭放到微波炉里热热,简单的吃了口,碗都顾不得刷洗。一头扎进了书房打开电脑浏览自己发表的文章。

几年前,雨萌迷恋上了网络,她在网络上发表文学作品。每天热衷看点击率,看点击率飘升,心里沾沾自喜颇有一种成就感。

有一次,当她喜形于色把撰写的文章拿给天宇看时,居然遭到他尖锐严厉的点评。

天宇,他是雨萌老公安子的发小,是她高中同学。她和老公的相识还是天宇从中牵的线搭的桥。

天宇一针见血地指出:“雨萌,读了你的文,感觉内容空洞过于平淡,缺少灵性,缺少浓郁生活气息。写作要适应时代,文化艺术创作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丫头,别自命清高,放下你的孤傲。多接触社会各类人群,深入接触错综复杂的社会才能写出好的文学作品。你要改变固步自封的生活。有机会我帮你引见一些喜欢文学创作的朋友。让你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写作能力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提高。你以后少上网闲聊天,多阅读古今中外名著。对你今后创作会事半功倍。”

天宇的一番话,对她深有启发。让她懂得阅历知识匮乏写不出好文章,多写多练笔沉淀文字才能厚积薄发。渐渐改变了自命不凡墨守陈规与人老死不相往来的生活理念,慢慢地接触交往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文友。

前不久,她的第一部中篇小说,被发表连载在了报刊上。这都缘于天宇点化。尽管天宇对她说话有时很尖酸刻薄,但她从不与他太计较。心里感激一直把他当最好的哥们。

下班后,雨萌开车向市繁华中心驶去……

夜幕下一栋栋高楼大厦耸立在繁华街道两边,错落有致的楼宇被霓虹灯点缀的绚丽耀眼。

正是下班高峰,街上的车辆川流不息,雨萌减速慢慢行驶。康德酒楼座落在市区繁华地段,这里是餐饮一条街,富丽堂皇各大高级酒楼宾馆昼夜聚集着高消费的人群。来这里就餐的客人都是有钱的富商新贵,进出的多数为达官显贵。一桌酒席下来几千上万的,平头百姓工薪阶层在这里是消费不起的。

她远远看见酒楼车道两边早已停满了高级轿车。只好把车停靠在路边。

天宇站在旋转门边,他看见雨萌,把她让进了雅间,安排在靠窗的座位上。来不急向客人介绍,又忙接其他客人去了。

雨萌只好先坐下来,然后抬头打量着同桌的客人们,发现都是些陌生的面孔。

与陌生人在一起无话可说让她浑身不自在。她低头摆弄着手中的车钥匙,雨萌明显地感觉自己的情绪低落了许多。

为了避开大家的视线。她端起器形精致的茶碗品赏着。

“李总,你看你送我的这串沉香木手链,被我盘活了,温润柔和像女人滑润的肌肤。呵呵!”

“吴总,这沉香,它被誉为‘植物中的钻石’,香中之王,众香之首,一两沉一两金。要不是看你我的交情,我还真舍不得送你。”

雨萌抬起头,对面坐着一位头发稀疏,胸前垂挂着一条金光耀眼的金项链,手中把玩着一串沉香手串,满脸堆笑的胖男人。他旁边坐着一位穿着考究俊朗的中年男人。这个人右手夹着一支烟卷,无名指上戴着一枚硕大的镶宝石方戒。左手轻轻有节奏地敲击着桌沿。

他把烟熄灭丢在烟缸里,伸手接过胖男人手中的手串,一边把玩着,一边说道:“沉香,它是世界五大宗教公认的珍宝。具有清人神,补五脏,益精阳,暖腰膝,治喘急的功效。你的哮喘比以前减轻了吧?还有那方面……,呵呵!”

“李总,刚才上楼时,你没看我上楼都不喘了。这玩意名不虚传真有疗效。”胖男人挤了挤眼睛,说“那事么,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雨萌一边喝着茶,一边漫不经心听两个人东拉西扯调笑。

过了一会,天宇陪着一位衣着不俗的女人走进包间,把她安排到雨萌旁边坐下。

雨萌放下手中的茶碗,打量着这位细眉细眼肤色白皙中年女人。难道她就是精明强干的四川辣妹?雨萌又撩了她几眼,心想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让天宇如此敬重。

邀请的宾客陆续到齐了,酒宴正式开始。天宇挨个介绍客人,然后起身给大家敬酒。还真被她猜对了,除她之外满桌的客人都是天宇新结识的生意人。那胖男人姓吴,是外地来本市做玉石买卖的老板,瘦男人姓李,是泰安进口贸易有限公司的老总。

酒过三巡后,趁大家把目光都投向高谈阔论吴总身上时,雨萌放下酒杯,瞅了一眼身边细眉笑眼的女人。此时,她正和旁边一位经营茶庄的老板交谈。

当她抬头侧目与雨萌的目光相撞时,她眼睛里溢满了笑意。她端起酒杯,落落大方地说道:“你好,雨萌,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吗?天宇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能认识你是我的荣幸,这杯中酒你随意,我先喝为敬。”说完仰头喝干了杯中的酒。

雨萌忙端起酒杯对她说:“我今天是开车赶来的,以茶代酒你不介意吧,我该怎么称呼你?”她把酒杯斟满,笑着说:“人们不是常说,感情有喝什么都是酒。能聚在一起就是你我的缘分。以后见面喊我一声云秀就行。”话音刚落,杯中的酒早已减半。

雨萌,她不胜酒量,沾上就会醉的一塌糊涂。来的路上,老公在电话里叮咛她,开车千万别喝酒。老公自己滴酒不沾,也反感女人喝酒。雨萌的老公和天宇,虽然是在一个胡同穿开裆裤长大的,但家庭背景所受的教育不同,两人为人处事也迥然不同。老公是那种传统保守的居家男人。天宇从小养尊处优养成我行我素桀骜不驯的秉性。下海经商后广交朋友每天往返奔波酒场成为他生活的一大乐事。但真正与他肝胆相照的朋友却寥寥无几。老公为人坦诚,是天宇交心交肺为数不多的铁杆。不然天宇也不会把雨萌介绍给他。

雨萌,开始只是答应天宇和他接触一下,两人交往一段时间后,雨萌发现他缺少男人的阳刚之气。不是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她有些犹豫了,但又碍于天宇的面子。心想等找个合适的时间挑明终止交往。

但让她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本来约他出来说分手的事,却被他的一番话打动改变了初衷。那天,他顺道接她下班在回家的路上,两人谈起了各自的业余嗜好。他说“雨萌,我知道你的业余爱好是写作,但我感觉你在发表前总是顾虑别人的感受。其实,你不要在意别人在背后怎么看你,在我看来每个人写出的文字都是自己最想表达的,一些对自己面对的东西的一些看法,又或许是自己想把自己的内心展示出来而已,只不过没有合适的听众,为此就会把自己的这些思想幻化成文字展示了出来。

雨萌,自己写的东西,无论有人看还是没人看。真的与他人无关,喜怒哀乐皆出于自己内心对外界的感受,任悲喜酸涩流出自己的心底,至于他人的感官如何真的不是特别重要。”

雨萌惊呼道:“你,你怎么领悟的这么透彻?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哦,我在你空间看到的,是一位网友给你的留言,我觉得他说的蛮有道理。”这个心地善良朴素无华善解人意的安子,他万万没有想到仅凭这番话最终赢得了雨萌的爱情。

让雨萌意想不到的是两人结婚后,他一反常态极力反对雨萌与外界的交往。在他眼里抛头露面的女人,都是不甘寂寞的女人。尤其生意场上的女人,这些人为了切身利益不择手段结交达官贵人,甚至不惜出卖色相。他振振有词地说,女人就该守在家里相夫教子,在外闯荡拼搏是男人的事。雨萌也反感那些开名车,招摇过市炫耀的女人。但她绝不赞同老公的观点,她与老公与理据争,反驳说道,女人不是男人附属品。应该有个人自由发展的空间。安子说服不了她,也只好由着她了。

雨萌感觉云秀不同那些女人。她说话坦诚也不乏热情。酒宴结束辞别时,云秀热情地对她说:“雨萌,以后有时间欢迎去店里做客,这是我的明信片。”她递给雨萌一张名片。

“好的,有时间我一定去光顾。”雨萌伸手接过把它放进手提包里。挥挥手与她告别。

北方的冬天是酷寒的,几乎天天下雪,真叫人受不了。雨萌趁午休时间去了一趟富豪商城,在一家时尚女装品牌店,她相中一件款式时尚的白色羽绒服。

雨萌付了款,拎着包心情愉悦地出了商厦。这时,接到天宇打来的电话,“傻丫头,晚上有时间吗?有人约你一起吃个饭。”

雨萌忙问:“是谁呀?”

“你去了就知道了。”天宇对她卖关子。

“你不说我也猜到了”

“是云秀吧。”

“还真被你猜对了,她再三叮嘱一定把你请到呢。”

“好的,晚上见”雨萌爽快地答应了天宇应邀前往。

昨天老公把车送去检修保养了,雨萌只好打车上下班。下班后,雨萌穿上新买的羽绒服,兴高采烈地走出办公大楼。在路边打了一辆灰色出租车,急匆匆赶往江南酒楼。

雨萌赶到酒店时,客人们早已到齐,雨萌客气地与云秀寒暄了几句。坐在了天宇身边。

云秀举杯站起来,说:“云秀,身为女人,喜欢广交朋友。认识你们是我的缘分。在我云秀心目中,你们都是有社会地位,有文化修养、追去高品位的人。你们能屈尊与我一个微不足道山里的女人交朋友是我的荣幸。

孩子能使用中药治疗癫痫吗
癫痫什么情况可以停药
怎么才能避免癫痫遗传

友情链接:

视人如伤网 | 燃气烤鸡炉 | 郭敬明和姚明 | 淘宝店铺上传宝贝 | 太原钢管舞 | 余额宝信用卡充值 | 钦州住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