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排便不规律 >> 正文

【百味】为爱等待(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李夏在KTV的包厢里坐着,觉得有些百无聊赖。她只是很被动地看这些男人和女人们在这里放纵着自己,一会儿声嘶力竭地干嚎,一会儿又假模假样地对着女人深情吟唱,其中一人唱几句还不忘眼睛眨几下抛个飞眼,当然这个飞眼不是抛给她的,是抛给她的闺蜜金枝的妹妹金凤的。金凤是她们坐在一起的几个女人中最漂亮的一个。男人都是视觉动物,有时候又像是绿豆苍蝇,只会围着自己喜欢的猎物打转。他们对自己看不上眼的女人是连敷衍都懒得敷衍的。连李夏在一旁都有些嫉妒了。李夏觉得自己有几分受伤的感觉。可是她瞄了一眼,她的闺蜜金枝,却像个傻大姐一样的在旁边喝着酒,喝着彩,也不管有没有男人对他献殷勤和在意。她心里暗暗地笑了。她知道有些女人就是缺心眼。可是她不同,她是个聪慧和敏感的女人,这就让她对自己的处境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女人要是没有漂亮过,那也就罢了。那就跟着一个男人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听天由命。反正也没有多余的念想。可是李夏不是,她曾经也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也曾经有一些男人围着她转,对她无事献殷勤。可是那个时候,她的眼里只有自己的男人吴翔和儿子。他们占据了她整个的身心。她根本无视别的男人存在。可是现在不同了,现在她是一个单身的女人。所以她很需要男人的在意,需要爱情,甚至是渴望爱情的女人。

她在软软的真皮沙发上挪动了一下身子,耳朵嗡嗡作响,头有点发晕,胸口有点憋气。她喝了一口兑了果醋加冰的红酒,这种清凉的液体缓解了一下她的胸闷。她继续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三个中年的渣男和一个年轻的男人在对着那个做保险的女人金凤献殷勤。那个女人满面春风,眼波里流转着万种风情,在男人之间游刃有余。她不时地和这个男人碰杯喝点红酒,又不时地和那个男人对唱一首情歌。在偶尔的间隙里,还从包里掏出了自己的名片,见缝插针的推销着她的保险。男人都喜欢给漂亮女人的面子,很快那个近五十岁年长的男人就让她明天去他的办公室里谈具体的事宜。轻轻松松的把一单生意搞定。李夏在旁边冷眼旁观着。那个年轻的男人很有礼貌的给她倒着酒,就差没叫她阿姨了。这个包厢里的四个男人无一例外的围着两个年轻的女人打转。她和闺蜜金枝是配角,可能配角都不算,是可有可无的角色。而那个叫金枝的傻大姐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和这些个男人讨好似得搭讪着,间或咯咯的傻笑着,笑得皱纹丛生,花枝乱颤。在幽幽暗暗的灯光下,李春觉得这个女人满脸的褶子,扭曲的眉眼,丑陋的无以复加。她开始意识到衰老对一个女人是多么的可怕,而美貌对一个女人又是多么的重要。

她悄悄地从浑浊的充斥着酒味烟味,塞满各种光怪陆离的甚至歇斯底里情绪的环境里撤退,从昏昏暗暗弥漫着暧昧气息的包厢里出来,没有一个人注意她的离开。她在走廊的尽头吹了一会儿风,觉得脑子里清醒了不少。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她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孤单和落寞。在卫生间的那面大镜子前,她仔细的看了看自己,已经是四十三岁的女人了,眼袋下垂,双眼无神,眼神黯淡,眼角多了几条抹不去的皱纹,神色忧郁,好像是谁欠了自己十万八千似的。她穿着一件已经过时的筒裙,腰部的赘肉松松垮垮的堆积着,真是没有一点的女人味,难怪哪些个男人没一个搭理她。也没一个主动的找她说笑。他们只爱美女,可是谁不爱美女呢,谁喜欢中年的大妈呀,她在那儿悲哀的想着。那些美女是那么的千娇百媚,婀娜多姿,楚楚动人,风情万种,人面桃花。而中年女人拿什么和人家比?中年女人有的是一肚子的怨气,和对生活的无奈叹息。还有什么?谁会爱你蜡黄的脸色,臃肿的身材,还有像个木头一样的无情无趣。

2

李夏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她有些迷糊了。这些个包厢的门都是一模一样的,到处都是大块的绿色和黄色的玻璃装饰出来的空间。她在这些玻璃里看见的是一个迷茫忧郁地有些变形的女人形象。她有些惊恐地看着自己。她在七弯八拐的走道里迷路了,走廊里很安静。她记不清她到底是在哪个包厢里出来的,她一边摸索着,一边仔细的打量着。她有些后悔刚才出来的时候,没有望一眼附近的标记。她正在四处打量时候,一个男人的背影映入了她的眼帘。这个男人此时低着头正在吻着一个女人,同时男人的双手不安分地在女人的臀部抚摸着。她不好意思地望了一眼后,低下了头。忽然她又抬起头来,她觉得这个背影怎么这样熟悉。

她一时之间愣在那里,此时她非常的想看看这个男人的脸,不为别的,就是想确认一下。她急中生智中咳嗽了一声,然后“嗯嗯”了两声。那个男人回过头来的时候,她一瞬间呆住了,仿佛石化了一般。她看到了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这个男人曾经和她在一起生活了十五年,两人在一个锅里吃饭,在一张床上睡觉,日夜相伴,朝朝暮暮卿卿我我,而且还养育了一个儿子。可是现在呢,却是殊途陌路,形若旁人或者连旁人都不是。同时她还看到了他怀里那个柔若无骨婀娜多姿的女人,这是个很年轻时髦的女人,妆画得有点浓,谈不上多漂亮,可是年轻就是资本,年轻就是无与伦比的财富。这个可以称为前夫的男人瞪大眼睛很诧异的看着他,怔住了一会儿。然后很快回过神来炫耀似的一把搂住那个女人,完全无视的从她的身旁走过,只留下高跟鞋踩在高级地板上咚咚的回音。

她在那儿呆住了。心里有个什么东西像玻璃一样碎成一地。她原以为自己会无所谓,可是心还是在暗暗痛着。她移了几步背靠着玻璃墙,在那儿茫然无措地站着。她有了一种被这个世界遗弃的感觉。过了好一会儿她拿出手机给金枝发了一个短信,然后快步的走出了酒吧的大门。她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很快就到家了。

打开门开了灯,屋子里是死一般地沉寂,她把自己扔在沙发上,看着空旷屋子,看着熟悉的一切,往日的生活场景就像电影一样在她的眼前一一上演。她和那个叫吴翔的男人曾经在这个屋子里的欢爱,嬉笑,争吵,冷战以及无条件的退让,包容,妥协,迁就,一幕一幕的画面在她的脑子里飘过。儿子诞生时候的哭闹,养育儿子的艰辛,儿子成长过程中的笑和眼泪,苦和忧他们都尝试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生活的捉襟见肘等他们也都一一挺过来了,可是最后不知道谁变了?到底是谁改变了这一切?儿子初中后就在学校住读,他们也开始闲下来了,他的事业也像是芝麻在节节开花,结出了丰硕的果实。经济条件相当的优越了,属于这个城市的有房有车有存款一族。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回家越来越晚,身上有不同的香水味。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开始分居,冷战,开始互相不理不睬,不闻不问。这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眼前放电影一样一一回放着。生活中有太多的不测,人生的花团锦簇,险象环生与峰回路转,或许只隔着一个岔道,谁能预见不可知的未来?前一时刻可以是融入她整个生命的爱人,而后一刻什么都不是,甚至是陌路是仇人,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思?到底是怎么了,她想得脑子嗡嗡作响,也没有理出个所以然。

她在漆黑的暗夜里,睁大着眼睛。所有的前尘往事,爱恨情仇在她的脑子里此起彼伏的翻滚,让她毫无睡意。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心里却是空空荡荡的旷野,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孤魂野鬼一样,一个人艰难的行走在无边无际,暗无天日,沼泽丛生的地方。没有一丝的光亮和温暖,甚至没有一丝的人气。她想我要是死在这个屋子里,估计十天半个月的也没有人知道。这不是太可怕了吗?她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寒而栗。同时酒吧里遇见的一幕狠狠的刺激着她的神经。她在心里对自己说有什么了不起,你能找个女人,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个男人,明天就去找个男人,只要有心总会找到的。我不求别人的名,不求别人的利,就找个真心实意能对我好的,就够了,她在心里打定主意。

3

以前刚离婚的时候,也有几个朋友给她牵线搭桥的想给李夏介绍一个男人,可是那时的李夏没什么心情,而且一时之间也难以接受其他的男人。所以就这样单着,一晃就是几年过去了。平时在单位上上班,周末的时候去看看儿子送点吃的,没事上上网,聊聊天,看看韩剧,日子也好打发。可是一转眼就是四十出头了。她看着同龄的女人和自己都在一天天的衰老,她感到害怕了,内心里有了一种焦虑,一种恐惧。再打眼望望四周,没有一个男人在她周围转动。而且再也没有哪个热心的朋友给她张罗,或者牵线搭桥。她再一次感觉着日子过得毫无生机,过得死气沉沉。于是在上班的空闲间,她给几个闺蜜和相熟的朋友群发了一个短信。“姐想找男人了,有合适的帮我留意着,事成重谢!”

没几天,就接到了闺蜜金枝的电话。“你总算是开窍了,我有个现成的,你要不?是我们单位的一位局长,丧妻有半年,孩子读大学去了,各方面条件不错。我觉得和你很般配!我已经帮你预约了他,这个星期五晚上在蓝色妖姬咖啡厅,不见不散哈,到时候记得打扮漂亮点。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李夏听完电话莞尔一笑。星期五的晚上,李夏特意打扮了一番。穿了一套小西服领的灰色套装,脚上是一双中跟的老式高跟鞋,她把头发挽了起来,在脑后扎了一个咎,脸上薄施了粉黛,涂了点口红,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一副标准的良家妇女的形象。她不急不缓,掐准时间来到了蓝色妖姬咖啡厅。她想着自己不能来早了,要让男方等等自己才可以,免得好像自己迫不及待的在等着待价而沽。而且女人嘛适当的矜持一点比较好。她在心里想着。很快就在包厢外看到了焦急等着她的金枝。你怎么这么慢呀,我们赵局都等急了,快进去吧!李夏没有出声,只是在嘴角露出了一个不经意的微笑。

在小包厢的烛光里,李夏看见那个男人的第一眼还是不免有些失望。这是个已经发福的男人,头发稀稀疏疏,耷拉在脑门上,腰身圆圆滚滚,坐在沙发上占了一大块地方,眼睛不大不小,里面透出的是幽幽暗暗的光。他们都在互相的打量着对方。李夏迅速的瞄了一眼之后,然后把目光转移到金枝的身上。“这位是我最好的朋友李夏,这位是我们单位的赵局长赵伟,你们慢慢聊,我还有点事情。说完金枝就走出了包厢。留下两个人。“你好,”

“嗯,你好,坐吧。”李夏微微一笑,然后坐在了赵伟对面的沙发上。在摇曳的烛光下,李夏抬起头看了赵伟一眼,却见赵伟正在盯着她看,那目光像一台扫描仪,在她的脸上细致的扫描着,肆无忌惮的探究着,好像要看清楚她有多少根眼睫毛,她的脸上有多少条皱纹。李夏很不习惯男人这种像挑萝卜白菜似得目光,她在那儿有些不安地坐着,低垂着头,不停的用汤勺搅拌着面前杯子里咖啡。她在心里想这个男人一定好色。

“李女士,孩子有多大了?”

“十六岁了,叫我李夏吧,”李夏抬头望了他一眼说道。

“嗯,好,你平时在家有些什么业余爱好呀?”赵伟问道。

“我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看看电视,上上网,时间就这样打发了。”

“你呢?”李夏反问道

“也差不多吧,只是像我们这种年纪的男人,不管什么事情都已经看得很淡了,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只想安稳舒适一些,不管是感情还是生活。”

李夏听完他的话,微微一笑。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两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都是些不咸不淡的话语,虽然对这个男人不怎么满意,但是李夏心里想有总甚于无吧,有个男人关心自己,爱护自己,比一个人孤单着熬日子强吧,这个年龄了,还能怎样挑三拣四的,先处处看吧,她在心里对自己说。聊了一个多小时,然后结账。那个叫赵伟的男人送李夏回家。那个男人对李夏既没有表示出热情也没有表示出冷淡,就这样不冷不热的云里雾里的让人看不清楚。

4

回到家里,李夏把自己扔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然后来到房间里,打开了电脑,刚上线一会儿,只见QQ图像就晃动了起来,然后那个特别的QQ声音也响了起来。她又看见了那个在网上认识了三个月的男人。

认识这个男人,是在一个论坛里,李夏注意到这个男人的帖子很有思想,后来又看了他的博客。这个男人的散文和评论都写得非常有思想,所以李夏就加了这个男人的QQ号。开始的时候也是互相的寒暄一下,若有若无的问候几句。后来慢慢的,李夏对这个男人就有几分折服。这个男人说话非常的幽默和风趣,立刻就博得了李夏的好感。他们很快就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了。

“好几天,没见你上网,干嘛去了,最近好吗?”男人的问候如春风,李夏不由心里一阵感动。

“还好,你呢?最近写什么文章没?”

“我也还好,就是几天没和你聊天,心里好像缺了点什么似得,这几天写了一个评论,有时间到我博客去看吧。”李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一笑。网上的中年男女之间的恋情是真假参半,都互相掩藏着自己真实的感情,半推半就的打着太极,若有若无的撩拨着对方,半真半假的问候和关心着对方,都给自己想好了退路,万一不行,都不失掉自己的体面和尊严。但是今天李夏还是决定主动出击一回。她犹豫了片刻,在电脑上敲了几句话发了过去。

如何控制儿童癫痫病
青少年癫痫的病因哪些
癫痫病在哪治疗最好

友情链接:

视人如伤网 | 燃气烤鸡炉 | 郭敬明和姚明 | 淘宝店铺上传宝贝 | 太原钢管舞 | 余额宝信用卡充值 | 钦州住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