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熊猫看书网 >> 正文

【笔尖】情暖心扉(情感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上午,阳光明媚,温暖宜人。

一座宽敞明亮的屋子里,一家四口围着桌子而坐,桌子上放着吃剩的残羹冷炙。

厨房一边的橱柜上,放着一盆泡好的糯米,几把碧绿的粽子叶,一小盆豆沙馅和一小盆红枣。看着这些,就知道这是要过节的节奏啊。

司溪一边收拾桌上的碗筷,一边对一双儿女说:“小村、小柳啊,明天端午节,你们俩一会陪妈妈去菜市场,买些肉菜,顺便给你们俩买运动服。”

“妈妈,我们去,那爸爸干什么?”张柳不满的噘着嘴:“让爸爸陪你去,我和哥哥玩去。”

司溪朝桌边一努嘴:“你看他那死样子,喝的都快睡着了,哪有精神跟我去买菜。”

张村头一耷拉:“唉,我小命休矣。老爸啊,你就不会不喝酒啊。”

张柳一拍哥哥的肩膀:“哥,别作梦了,老爸都喝几十年的酒了,怎能不喝。老爸上辈子是酒仙喽。”

司溪推了推张长亮:“喂,长亮,去床上睡去,碍手碍脚的,就知道喝。”

张长亮用力睁睁眼睛:“唉呀,真烦,还得挪地方。”他懒懒的站起身,踉踉跄跄地挪到沙发上,一头栽倒在沙发里。

张村、张柳两个孩子,在屋子里追打嬉闹。

听到他俩的吵闹,张长亮困意难抵,心情烦躁,他大声叫:“小柳,小村,你们俩别折腾啦。”

司溪收拾好碗筷、桌子,对一对孪生儿女说:“小村,小柳,走啦,你们俩先把三轮车推出来。”

“好喽,老妈”。张村、张柳应声出去了。

张长亮皱着眉:“去吧,去吧,真烦人,好觉都让你们给搅了。”他坐起来掏出烟,点着一根,抽了起来。

司溪穿好衣服,对张长亮说:“老公,我们去啦,你一会儿把蜂窝煤的炉子生着了,我回来就包粽子,包完好煮。”

张长亮不耐烦的摆摆手:“去吧,去吧。我一会就去生。”

司溪让自己的儿女坐在车厢里,自己坐到驾驶座上,拧着车子,疾驰而去。

菜市场里好热闹呀,司溪把车停在一边锁上,就带着儿子女儿走进去了。

再说张长亮,坐着抽着烟,还是觉得很困,就一歪又躺在沙发上,随手又拿出一根烟,和快燃尽的烟对接引燃,眼睛都不睁的弹出烟蒂,继续吞云吐雾。抽着抽着,他觉得胳膊又酸又累,就把胳膊放在沙发的扶手上。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渐渐地,他的困意又袭上来,他慢慢地又进入了梦乡......

他手上的烟正好放在沙发上,烟头遇到布料,很快烧了一个洞;又将下面的海绵烧了个坑,又慢慢的燃下去,燃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张长亮被浓烈的烟熏火烤熏烫醒了,他睁开眼,屋子里到处是浓烟滚滚,什么也看不清。就连自己的衣服和头发都被烤焦了。他大叫一声:“救火啊”,跌跌撞撞地跑到门口,还没来得及开门,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家的院子里,里面一群人正在忙碌着;有泼水的;有搬东西的;有用东西拍的。他忽的坐起来,望着被烟熏黑的屋子,低声缀泣。

这时,司溪带着一双儿女,兴高采烈的回来。刚到家附近,就见前面许多人,自己家处,时而还冒着一股浓烟。她加快速度,开到家门口,扔下车,奔过去。

“天哪,我的房子......”司溪望着面目全非的房子,急火攻心,一下晕倒在地。

张长亮赶快抱起司溪:“老婆,是我不好啊,你打我,老婆......”他声泪俱下。

“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柳哭着问。

“就是,爸爸,我们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小村追问着爸爸:“怎么回事啊?”

张长亮吱吱呜呜地:“我抽着,烟睡着了,就......”

“爸爸,你可真行啊,我们晚上住哪啊?”小村懊悔地捶打自己的头:“早知道,我在家看着你的。”

司溪醒了,她哇的大哭起来,一头冲进烟味还很浓烈的屋子里。

“妈妈”。小村、小柳叫了一声也冲进去。

“老婆。”张长亮也冲进去。

相邻们都悄悄地陆续走了。

一会儿,相邻们抱着东西都又回来了,有抱着被子的;有拿着衣服的;还有拿着枕头的......

还好,张长亮家还有东西配房,东面是儿子住的房间,一家人都挤在了这里。

这一夜,张长亮和司溪都没有睡着,他们忧虑着:这么大的房子烧毁了,以后可怎么办哪。要知道,盖这座房子耗尽了他家的所有财力。

天快亮时,长亮夫妻才沉沉地睡着了。

当他们醒来,天已大亮。张长亮夫妻俩一打开门,他们愣住了:院子里摆放了好多东西,有吃的;用的;有被子,衣服;有锅、碗等家庭常用的东西。

一会儿,一个大嫂端着锅,一个大姐拿着碗、筷走进来:“长亮啊,我们熬了粥买了油条,还热着那,叫小村、小柳起来快吃吧。”

长亮夫妻眼睛湿润了:“大嫂,谢谢,谢谢众乡邻,我,我......”长亮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平时啊,总觉得一个村的人没什么,自己过自己的”,司溪激动地说:“关键时刻,才真正体现了大家的真情,谢谢,谢谢,我们永远不忘你们的恩情!”

今天是端午节,本来,司溪准备包粽子的材料也都毁了。司溪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厨房被烧烂的粽叶、糯米发呆。

近中午时分,一阵笃、笃、笃地敲门声传来,司溪赶快去开门,只见四五个人,端着盆子和碗、食品袋站在门口,村长媳妇热情地说:“司溪呀,今天端午节,你这家有了难,我们帮不上什么大忙,就和几个邻居一起给你家送点过节货,有粽子、熟食、炒菜。请收下吧”。

司溪的泪哗的流出了眼眶,刚走出来的张长亮听到村长媳妇的话,也不禁热泪盈眶。

“虽然是我们家有了难,可麻烦的是大家,”司溪擦擦眼泪:“大家快请进,我家配房地方小,请大家包涵。”

张长亮赶快用纸杯给每个人倒了一杯水,真诚的;“谢谢大家,我没有什么可表示的,只能给大家倒一杯水了。”

下午,张长亮一家在邻居的帮助下,把被烧坏的房子,进行清理,打扫,刷洗等一系列的工作。

司溪看到相邻们这么尽心尽力的帮忙,心里很感动,她干劲十足,做到快吃饭时间,她悄悄地去准备饭菜。

一会儿,她端着饭菜,招呼大家:“各位,休息一会,我做了饭菜,大家将就着吃点吧。”

一村民笑笑说:“不用了,大姐,你们吃吧,我们这就回去了,一位老婆婆说:你们也够难的了,媳妇在家给我们做了好吃的,以后我们每天都来,但你不要给我们做饭,直到把房子修好。”

好心的乡邻都回去了,司溪修房心切,吃完饭,看着两个孩子和长亮睡着了,她又去把没干完的接着干完了。直到半夜,她才筋疲力乏地回到房间睡觉。一连几天,她都是这样,等给自己家修房的相邻们都走了,丈夫和孩子都睡了,司溪又悄悄地收拾,地上的泥沙垃圾,直到收拾干净了,才去睡。

这天早上,张长亮五点多一点就醒了,他睁开眼,发现司溪还在睡着,面色红扑扑的,很美。可惜啊,老婆跟自己受苦了。都是自己不争气,她累坏了,让她多睡一会吧。他拂开司溪的手,上面居然有三、四个大血泡。这大概是老婆嫁给自己十六年,最累的几天吧,你还给了我一对双胞胎儿女。老婆你辛苦了!他这么捣鼓半天,司溪居然还在睡。张长亮看着老婆:不对呀,每天都是她早醒的,今天,还不醒。他推了推司溪:“老婆,起床了,起床了。”

司溪呻吟两声,还是没动。老婆这是怎么了?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老婆红红的脸:啊,这么烫,烫的烤手。长亮急了:“司溪,老婆,你怎么了?你可不能有事啊。”

“老婆——”。张长亮大哭了起来。

早来的乡邻们听到了,赶过来问:“怎么了长亮?”

张长亮哭着说:“是我老婆,怎么都叫不醒她!”

邻居上前一摸:"长亮啊,司溪烧得很厉害呀,赶快送医院吧!”

“我,我没有钱了”,张长亮哭的声音更大了:“盖完房已所剩无几,这几天又买了点装修材料,都花干净了。”

“别哭了,长亮,钱你不用管。”一大姐豪爽地说着:“你只管把司溪送到医院,不能耽误,会出事的。”

不一会儿,这大姐让老公开了汽车,自己拿了钱,大家帮忙把司溪弄上车,汽车直奔医院而去。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

过了好久,司溪被护士从抢救室推出来,张长亮迎上去:“医生,我老婆怎么样?她得了什么病啊?”

医生摘下口罩:“病人烧了应该有好几天了吧?她的扁桃体化脓引发高热,继而并发肾小球肾炎,你没注意她全身已经浮肿得很厉害吗?”

张长亮摇摇头:“没有,我们只顾忙碌,她早起晚睡,我们睡了,她还偷偷的......”张长亮说不下去了。

“你们办一下住院手续吧。护士把病人送到病房”医生说完走了。

病房里,张长亮望着病床上的妻子,泣不成声:“司溪呀,你,你怎么在这个时候,病了,剩下我一个人,我一个人煎熬......”

张长亮的一对儿女也赶来:“妈,妈,您怎么啦?”两个孩子趴在妈妈床边哭泣。

“爸爸,都是你,你怎么搞的,”张柳哭着质问爸爸:“不是你抽着烟睡觉,怎么会这样?”

张长亮陷入深深的自责中,他用力的打着自己的嘴巴:“都是我,都是我,我该死,我该死......”

“爸爸”张柳拉住长亮的手:“不是您不好,是我们不好。”张村、张柳父女三人哭着抱在一起。

......

“火,火,快灭火啊。”司溪说着胡话:“长亮灭火,小村,小柳......”

“妈妈,”张柳他们赶快围到司溪身边。

护士进来:“你们要让病人静养,不要太过刺激她。”

张长亮点点头,转过身去。

这时,书记媳妇走了过来:“长亮啊,事情到这时候了,你也不要着急了,这不,老向啊让我给你们送钱来了,不够告诉我,过几天我再拿来!”

张长亮刚要跪下,被书记媳妇拉住了:“别这样,谁没有困难时候,大家互相帮一把,也就过来了。”

长亮感激不尽,对小柳、小村说:“快谢谢你向婶婶。”

两个孩子鞠着躬:“谢谢向婶婶!”

三个星期后,张长亮家的房子装修好了。这天上午,乡亲们燃响炮竹,帮张长亮家搬回新修的房子。

长亮家的房子早已粉刷一新,还是那么宽敞明亮。村支书向书记给他家买了新沙发,电视;村主任给买了电脑和冰箱;村委会工作人员集资给长亮买了新床;村里的专业户给他送了床上用品,及一些费用;邻居有送茶具的,有送餐具的,还有送炊具的等等。

此时的长亮说不出半句话,千年万语无法表达他对乡邻们的感谢。他一下跪在地上给大家行礼。

村支书对大家说:“我代表长亮全家感谢大家的热情相助,现在,大家就再帮忙把这些家具请进屋,怎么样?”

“好——”大家一起鼓掌。

说干就干。相邻们三两个一起,纷纷把家具抬的抬,搬的搬,一会家具就全部进屋归位。连屋地都给擦扫干净。

今天,正好是司溪痊愈出院。当接她的车停在门口,司溪下了车,进了屋。大家热情的将早已准备好的补品,抱到她的面前:“司溪,你可回来了,以后有事可不要再自己硬撑着了,有我们大家呢。回来好好补养身体,这些送给你。以后,再大的事,有我们大家帮你撑着。”

张长亮,司溪看到焕然一新的房子,激动得泪流满面,夫妻二人双双跪在众乡邻面前,万分感谢。张长亮感慨万千:“虽然我因自己的贪睡疏忽,而遭受灾难,但有村领导和各位众乡邻,又让我这个家重生,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我们永远不忘大家的恩情!“

大家连忙拉起长亮,司溪,司溪说:“为了纪念我家的重生,我给我家取了个名字叫《重生的幸福之家》昨天长亮已经请人做了这块门匾,还请大家帮忙给挂上吧。让我们永远不忘各位领导、乡亲的恩情!”

这就是最纯朴的人与人之间的温情,乡情,邻里情。这种淳朴的感情,像寒冷的冬季里,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茶,温暖着曾经冰冻寒冷的心扉!

眉山治癫痫最好的医院
山东治疗癫痫医院有哪些
如何减轻癫痫患者的痛苦

友情链接:

视人如伤网 | 燃气烤鸡炉 | 郭敬明和姚明 | 淘宝店铺上传宝贝 | 太原钢管舞 | 余额宝信用卡充值 | 钦州住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