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移动书架 >> 正文

“矮脚虎”的奖金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工区开展“安全亲情寄语”活动,王龙英就给媳妇扈桂兰打了电话。扈桂兰很快发来了一张照片和一条短信。短信是扈桂兰写的亲情寄语,是这样说的:上班去,我和虎子等你;回家来,我和虎子迎你。他爸,你是我们娘俩的天!王龙英觉得媳妇比自己有水平,这话让人听起来心里热乎;再看看照片里儿子小虎胖乎乎的笑脸,一口无比清冽的泉就在王龙英五脏六腑里浸润。但在选择照片时,王龙英却玩了一招“狸猫换太子”的把戏——扈桂兰发来的是一张一家三口游大唐芙蓉园时在湖边的留影,王龙英交到工区、并且最终贴上宣传栏的,却是一张一家三口在客厅拍摄的“合家欢”。

安全亲情寄语栏挂出来的那天,蓝空里也挂着个浅夏的日头。院子里一些新花不理人,只把个芬芳使劲地吐,招惹几只舞蝶。墙外的铁道线映射几点白光,往远处去了。正好是饭时,大家都端了碗围上来看,看自己的,看别人的。王龙英往前一凑,被一个宿舍里的马小善一把抱住,说:“虎爷,照片下面的安全亲情寄语是嫂子写的吧,真好!只是------嫂子给你补啥营养了,一回家咋就连个子也往高里蹿?!”马小善的话里有话。王龙英个子矮,粗壮身坯,满脸大胡子,偏巧媳妇在娘家姊妹里行三,又姓扈,来过工区几回,长腰细项加上泼辣性子,难免让人联想《水浒》里的“矮脚虎”王英和“一丈青”扈三娘那一对欢喜冤家。在秦岭山区养护铁路,都是些长年累月回家少的爷们,玩笑开得起,也受得起,大家就喊王龙英“矮脚虎”,王龙英也不生气,谁喊,就答应:“虎爷在,啥事?!”贴在宣传栏上的照片里,扈桂兰和儿子站在前面,王龙英站在后面拢了娘俩肩膀,高出扈桂兰半个头,威风凛凛,笑容满面。后面是客厅里悬挂着的一面镜子,隐隐约约照出王龙英脚下的矮凳。马小善的指头就在照片上镜子里的矮凳边画圈。王龙英脸涨得黑红,被人揭了老底,王龙英觉得有些失策,心说,倒不如选媳妇扈桂兰发来的那张大唐芙蓉园湖边的留影。毕竟,那张照片里湖光潋滟,儿子小虎的欢乐,媳妇扈桂兰的美丽,都在上面静悄悄地存留着——当然,还有他王龙英骄傲的脸。

王龙英上班的工务车间在宁西线上,那是一条贯穿东西的铁路主干线,从渭南市南面一头扎入秦岭,穿长短隧道,跃高低架桥,过商洛、丹凤,到南阳就进入了河南境界。随着铁路运输量的迅速增长,这条横贯五省和南北六条干线的铁路便显出了一种饱和状态,复线建设就势在必行。2012年10月,宁西铁路二线工程正式开工,对邻近既有线施工的监控任务就落到了沿线的各个工务车间。车间抽调人员参加培训,王龙英和马小善就报了名,经过考试,两人也都拿到了安全监控证。从他们参与到监控工作开始,算起来,到现在也有一个多年头了。吃完了饭,大家要回宿舍休息一会,准备下午上班,嘻嘻哈哈和王龙英闹了一阵,便都从宣传栏旁边散开了。王龙英和马小善监控的施工点比较远,两人洗了洗,换了工作服要早早出发。马小善掏出盒烟打开,发一只给王龙英,是平日难得一见的“芙蓉王”。王龙英恼恨马小善刚才让自己丢了丑,就劈手把整盒烟夺了过来,塞进兜里往外疾走,马小善哇哇叫着追了出去,“矮脚虎”腿短,却走得快,已经闪在上铁道的小门外了。

浅夏在这大山里是位新来的客人,再加上前几天下了场透雨,日头虽然照着,铁道边走,却不是很热。远处的山峦染了青黛,路边的丛树新翠惹眼,丹江是条青白的缎带,绕着山脚静静地飘。王龙英和马小善沿着路基走着,路基上有一些积水,马小善就跳上铁道,踩着梯框似的轨枕走。王龙英一把没拉住,就急忙噤断:“下来!下来!你不知道走道心危险?!”马小善就笑骂:“你个‘矮脚虎’,不当官管事还宽。路基上到处是水,一会就走成泥脚猴咧。“王龙英不依不饶,也跳上铁路,拦腰挟了马小善往下走。王龙英低矮,力气却大,瘦小的马小善徒劳挣扎着,却无济于事。两人刚一下道床,远处的隧道口就忽地冲出一列火车,一眨眼功夫,响着大音从身边呼啸而过,马小善就觉得一身冷汗沿着脊梁杆子往下流。王龙英想要叨叨几句马小善,看马小善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就有些不忍,拍了拍马小善肩膀,扶着他继续往前走,泥水在两人脚下打着滑。马小善声音有些发颤,叫了声“虎爷”,就不再说话了。

到了马小善监控的施工点,王龙英叮嘱马小善不敢大意,一定要注意安全,自己就继续往前走,他监控的施工点还有两里多路才到。

下午下班的时候,王龙英有些不放心,就给马小善打了个电话,让马小善等等自己,厮跟了一起回工区。马小善答应了,王龙英看几台挖掘机停止了作业,司机也把它们开到了安全地带熄了火,就放了心,开始往回工区的方向游。掏出烟来点了一根吸,王龙英很惬意,想想这是踅摸马小善的“细粮”,那小子不定咋心疼呢,就忍不住自个儿嘿嘿笑,打算晚上请马小善吃碗拉面,省得那家伙不知又变出什么法子来挖苦自己。

走了没多远,王龙英看到一辆汽车倾斜在新建的铁路线和老线路之间,心里一激灵,就急忙往跟前跑。眼前的一幕让王龙英大吃一惊。是一辆新线施工拉片石的货车,斜斜地栽在松软的土里,车帮压倒了一大片既有线的防护网,一侧后车角戳在了边坡的石砟上。司机像只剁了头的公鸡,来回蹦跳,看见王龙英过来了,叫了声“爷!可咋办呀?”,就抱着个头蹲在了地上。王龙英有一瞬间的犹豫,对眼前的状况他有些吃不准,怕错报了挨批评。但随即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噤恨一声:孬种!亏你还是个几十年工龄的线路工!就不再犹豫了,急忙掏出手机拨打了车站运转室的电话,接着,又给车间汇报了情况。王龙英来不及喘口气,一边又联系了在下行方向的马小善,简单说了这里的情况。马小善回答说,明白!发现列车我就用手信号拦停。王龙英自己就往上行的方向跑去了。

十几分钟后,车间洪主任和何书记带着几个职工坐车赶到了。大伙一边用撬杠撬,一边用铁锨给车轮子周围层层垫土,倾斜的汽车渐渐正了过来。王龙英催促司机发动了机器,大家又在后面鼓出吃奶力气推,汽车就呜地轰鸣了一声,一下子从陷坑里挣扎着跑了出来。司机从摇开的车窗探出头,想要说几句感激话,洪主任一摆手催促着他快走,这台装满片石的汽车就摇摇晃晃着上了公路。带着大伙处理了倒塌的封闭网,又把边坡的道砟往上整了整,洪主任觉得安全隐患已经排除,便联系了车站运转室开通线路。

收拾了工具,王龙英和大伙挤上车间那辆“依维柯”汽车,半道上接了马小善,就往工区走。天色已是麻麻黑的样子,车厢里也暗下来,何书记不抽烟,洪主任给其他人挨个发了烟,不一会儿,几点红红的火头就在车厢里明明灭灭地闪。听洪主任和何书记在车上说,王龙英才知道,车站运转室听了自己汇报的情况,及时通知了正在区间运行的一列上行货车临时停车,停车地点离那辆压塌封闭网的汽车,仅仅只有一公里多的距离了。

过了几天,段上发了一份对车间和王龙英个人的表扬通报。通报高度肯定了王龙英在工作中的敬业精神,说是因为他强烈的安全意识和车间及时、正确的果断处理措施,防止了一起重大行车事故的发生。并且奖励了王龙英个人1000元奖金。晚上,马小善兴冲冲地回宿舍告诉王龙英这件事的时候,王龙英其实早已从值班室的小张那里知道了。马小善就嚷嚷着让王龙英请客,王龙英却东拉西扯不吐口。

王龙英有一点说不出来的难处。

王龙英知道了段上的通报,第一个就给媳妇扈桂兰打了电话,扈桂兰理所当然地为老公高兴。让儿子小虎和他爸说了会儿话,扈桂兰最后又接过电话,说:“他爸,这回这奖金我和儿子不花,拿回来了我陪你去买身衣服,你看你,多久都没身像样的行头了。上回去你那儿参加你同事婚礼,人家都开玩笑说我扈桂兰苛刻老公呢。”想是儿子跑开了扈桂兰身边,扈桂兰的声音变得软绵绵起来,低眉顺眼的模样一时就仿佛在王龙英眼前晃,“矮脚虎”就有些想念他的“一丈青”了。

不光是马小善嚷嚷着让王龙英请客。第二天,工区里的伙计们谁见了王龙英都嚷嚷着同一句话,让他请客!王龙英不是个小气人,只是想想媳妇扈桂兰的话,王龙英就觉得两头为难。从公来讲,虽然段上表彰了自己,其实大家都付出了汗水,毕竟是一个集体么;从私来讲,朝夕相处的伙计,他王龙英就是没得这奖金,请大伙个客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但一想扈桂兰说要用这奖金给他添置新衣的话,王龙英却又觉得实在是不该拂了女人一点爱的心思。

奖金发下来的那天,车间刘记工通知王龙英去领。正好是“六一”,王龙英想问问儿子小虎学校是不是有什么节目,但扈桂兰的电话一直提醒无法接通。王龙英有些心神不宁,把1000元奖金放在桌子上,自个坐在床边发愣。过了一会,有人敲门,王龙英有些烦躁,就骂:马小善呀马小善,你他娘的瞎敲啥,也不知道拿钥匙开门?!门外没人吭声,依然敲着。王龙英一把拉开房门,刚要发脾气,一抬眼,扈桂兰背着个大包、拉着小虎的手俏生生站在门外,正冲着他露一口白牙笑。

儿童节小虎放假,扈桂兰手头也清闲,就想给二十多天没回家的老公一个惊喜,于是,带着小虎悄没声地坐上火车来工区看王龙英。山里隧道多,手机信号不好,王龙英一说刚刚打不通电话着急,扈桂兰才觉得,倒让自家男人无白地替她和儿子担心了。王龙英抱了抱儿子亲,儿子就躲,嫌他的胡子扎脸。王龙英也想抱抱媳妇扈桂兰,看看儿子,终是没敢。王龙英给扈桂兰说了大伙让他请客的事,扈桂兰就埋怨王龙英,说是该请,咋就不利利索索答应大伙呢,小家寒气的样!王龙英拉了拉身上的短袖,盯着扈桂兰坏笑,扈桂兰就打了王龙英一下,说:“还能少了我老公新衣服穿?咋跟你儿子虎子一样!”扈桂兰往王龙英身边凑了凑,表情添了几丝得意,话并没有停,接着说,“哎,哎,他爸,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的股票又赚了一千多块呢,本事吧?!这回呀,老婆给你买身夏里穿的休闲装。”

晚上,王龙英让马小善招呼大伙一下,他要请客呢。马小善跑得殷勤,就在工区旁边的小镇上订了酒饭。吃饭的时候,马小善喝得有点多,说是晚上他带小虎睡别处,宿舍就留给王龙英和扈桂兰,你俩么,想弄啥就弄啥。扈桂兰也喝了一点酒,脸上飞红,乜斜着眼看老公和这一帮老小哥们笑闹,有些幸福的潮水就在心里汹涌。

吃喝完了,王龙英去结账,柜台上的小姑娘却说结过了。一问,才知道大伙凑了份子,已经让马小善早早买过单了。王龙英不悦意,非要掏钱,大伙就起哄,说是跟你“矮脚虎”有个屁关系,我们是给扈三娘“一丈青”接风呢。

羊癫疯的预防和治疗
营口癫痫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的正确抢救方法是什么

友情链接:

视人如伤网 | 燃气烤鸡炉 | 郭敬明和姚明 | 淘宝店铺上传宝贝 | 太原钢管舞 | 余额宝信用卡充值 | 钦州住朋网